武汉霞光建材有限公司

武汉霞光建材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:武汉霞光建材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火爆的露营还没凉,但是到了冷静期

发布日期:2023-12-08 08:24    点击次数:73

  去年露营火到爆。数据显示去年五一小红书“露营”一词同比搜索量同比增长746%,飞猪上相关订单环比增长350%,天猫上天幕、营地车销售额同比增长2100%。

  事隔一年,疫情后长线游回归主流,露营在即将来临的五一假期能否还拥有一席之地?

  雾时之森是一家主打拎包入住和过夜体验的营地,位于距离杭州一个半小时车程的一片桃林。营地主要靠活动吸引客人,刚刚举办的桃花露营大会有一百多位参与者,接待客人以省内为主。

  主理人魏兵强向界面新闻介绍,由于客满,他们还将部分客人推荐给了附近营地。近期杭州天气好,旺季营地周末基本满客,五一期间的位置也已基本被预订。

  北京的东方绿洲露营庄园去年8月试运营,11月因疫情和天气原因暂时停业,今年3月重新开园。营地位于北京市密云区,面积207亩,可以接待150人住宿,一日游客人最多可接待500人。

  主理人李健对界面新闻表示,去年试营业期间周末和节假日基本是满房状态,今年3月份开园后的第二个周末也是满房,但之后因为沙尘天气影响,入住率有所下降。

  “北方的露营季才刚刚开始,现在对客流量下定论还为时过早”,李健说。

  降雨、沙尘、冷空气等都会减少人们露营的热情。露营的旺季在4月到10月,南方2、3月份就开始回暖,降温也较北方迟,因此旺季时间会有所拉长。

  魏兵强就认为,淡季对于他的营地并不会造成很大压力。他说,露营地的前期投入占比最高,包括基建、帐篷采购、装饰装修等费用,但是后期运营成本可控。以20亩营地为例,只需要请一个营长配备两个服务人员,就可以应对一场大型活动。每个月举办几场主题活动,营业额就可以达标。

  租金方面,他的营地是和当地村集体承租,租期6年,每年每亩地租金1000元。而营地对于拎包入住的客人收费在600-700元,价格包含三餐和一晚住宿。

  魏兵强认为,疫情三年,足够让一个自带装备的玩家将露营融入自己的生活方式,但想拎包入住体验一下的客人也依然很多。国内露营市场刚刚起步,现在营地接待的客人几乎都是第一次来参与露营,可以看出市场还远没达到饱和。目前,雾时之森在佛山也有一家营地营业,在惠州也在筹备新营地。

  露营地的生意火热,很大程度上是依托疫情期间城市周边游的兴起。虽然长线游需求今年得到集中释放,但毕竟长假不常有,周末游的需求依然存在。和家人朋友在近郊休闲放松,依然是城市人群的日常调剂。而在这三年里,露营市场完成了消费者初步教育,使其成为了周末游主流选项之一。

  从平台数据来看,今年露营的热度并无明显下滑。美团、大众点评数据显示,3月“露营”搜索量同比上升320%,每逢周末都会迎来搜索高峰。携程数据显示,最近一个月,国内露营产品预订量环比前一个月增长63%,同比2022年同期增长64%。

  从装备商的角度,根据浙商证券研报中提供的数据,年初以来(1.1-2.26),“牧高笛”天猫旗舰店销售额同比增长111%;其他头部露营装备品牌“原始人”同比增长384%,“探险者”同比增长158%,“挪客”同比下滑2%,整体延续22年的高增趋势。

  虽然市场热度并没明显下降,但是据业内人士观察,今年以来确实有一些营地面临压力。和其他项目相比,露营地的投资并不算重,因此吸引了很多投资人入场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2022年我国新增注册露营企业3.3万余家,增速39.6%;近三年(2020-2022年)平均增速达到33.3%。

  大量营地开业,自然也带来了激烈的竞争和市场洗牌。李健对界面新闻表示,城郊型营地是疫情期间增长最快的类型,也是近期倒闭最多的。城郊型营地建设时间短,投入成本可以做到很低。在客单价高涨的时候,一线城市露营地可以卖到1000多元一晚,百万元以下的投资半年到一年就可以回本。

  北京大象鹭岛露营地总经理李延京告诉界面新闻,从去年年底开始,他已经看到了一些营地开始关门。这几年,这个行业涌进了不少想挣快钱的人,导致行业非正常发展,他认为,这不是倒闭潮,而是市场和行业回归正常的表现。

  “有不少营地是那种圈了几亩地放了几个帐篷就想挣钱的。这类营地,不少业内的人都判断是没有生存机会的”,李延京说。

  这类营地,只依靠所在区域的自然景观吸引人,收入来源只有帐篷出租,服务和基础设施不到位。李健表示,露营热潮经过三年的发酵和发展,今年应该会进入冷静期,需要营地有更加核心的竞争力和差异化的产品。

  露营地倒闭的另一大原因是土地问题,李延京同时还在经营一家营地规划设计和运营咨询公司,从业十多年来,做了上百个营地的服务。这期间,他发现营地无法维持经营多是土地问题,一些营地占用了耕地、基本农田等性质的土地,属于违规用地,大概率会被拆除。

  魏兵强表示,需要找专业测绘公司调查土地性质才能确定是否是合法用地。虽然他的营地建设只用了两个月,但是为了找到合规的土地就花了三个月。他翻遍了周围的卫星地图,找了各种矿坑、山林,最终机缘巧合在闲鱼找到了现有这块地。

  而城郊部分营地土地方面前期并没有进行严格审核。同时,营地和土地所有者是短期租赁关系,容易出现各种矛盾,可能经营一两年后就需要换地。

  从去年到今年,国家对露营地的监管也在趋严。中央和各地方政府都出台了不少政策鼓励露营发展和规范经营,目前各个地方对露营地的监管力度与审批手续均有差异。

  一些营地主向界面新闻表示,这两年营地所在市或区开始要求办理营地证,在期间需要对土地等各种经营资质进行审核。如果发现不符合当地规范,已经建好或者正在营业的营地就有可能被拆除。

  对于中小型营地来说,办活动是吸引客人常见的方式。

  魏兵强认为,雾时之森的复购率主要在于活动是否有足够吸引力。营地会以露营为载体承接更多活动场景,比如音乐节、啤酒节、单身派对等,打造引流点。基于这些活动经验,魏兵强的团队还会承接一些其他主办方的露营活动策划,这也成为了营地收入的一部分。

  大型营地则选择开辟露营外的多种项目。2018年开业的北京大象鹭岛露营地占地1600亩,目前开放区域可容纳客人5000人以上。旺季是每年的3月初到10月底,业态是露营、团建和一些游乐项目。淡季是每年的11月到次年2月底,以冰雪乐园、冬季乐园等为主。

  除了自带帐篷、轻奢露营和拎包入住的营地区,还有亲子乐园区,里面有戏沙乐园、充气城堡、秋千乐园、真人打地鼠等游乐设施,还有真人CS、亲子摩托车等,今年还会再开一些新项目。由于草坪面积比较大,也接待了很多公司团建、车友会、草坪婚礼等活动。

  李延京认为,综合型营地、房车营地、特色营地才是国内营地的未来方向。

  李健也表示,东方绿洲露营庄园现在更像是一个带露营住宿体验的亲子乐园。营地共签了50年的土地租用协议,总投资在上千万,包括上下水系统和独立卫浴。除了露营之外还有营地餐食服务,亲子游乐服务等。他认为,周末亲子游依然是城市居民的刚需,一些教育机构也会和营地合作艺术营和体育户外等活动。

  今年营地的数量还在不断增长。美团数据显示,3月该平台收录的露营相关商户同比增长超7成,其中融合业态商户居多。面对更加激烈的竞争和长线游复苏的冲击,对于露营经营者来说,如何提升营地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将是首要问题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婉莹